首页 产品中心 服务项目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国民党高官写文痛骂毛主席,主席却十分赞赏:全军转载,奇文共赏
发布日期:2022-10-02 20:55    点击次数:173

1946年9月,国民党撕毁停战协定,公然发动集宁战役并偶然取胜,傅作义兴高采烈在《奋斗日报》上刊登了一篇由国民党高官阎又文撰写的《致毛泽东的公开电》。

文中尽是讥讽、嘲笑之语,什么“被包围、被击溃、被消灭的不是国军,而是你们自夸所谓参加两万五千里长征的贺龙所部、聂荣臻所部……”

言辞之间极尽挖苦之能事,朱德气愤地将报纸摔在地上,怒斥西北野战军领导:“人家骂我们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也不过如此!”

毛主席却哈哈一笑,十分赞赏地说道:“我倒觉得写得很好。告诉《解放日报》,这篇文章全军转载,奇文共赏!”

毛主席此举引人疑惑,他为何要将这篇痛骂自己的文章转载出去,这背后又有何隐情呢?

图|毛泽东

一、你就是阎又文?

1939年1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召开后,全军上下掀起了一股反共高潮,曾经为革命立下汗马功劳的共产党政工干部全部被“礼送出境”,就连傅作义的私人秘书阎又文也遭到了怀疑,但是在傅作义的保证下,阎又文顺利取得了国民党的信任,并被委以重任。

这一天,归绥国民党第12战区长官部主任阎又文宅邸门前,一名“皮货商”打扮的男子,提着两包点心,带着哭腔、跪在地上向门口的卫兵哀求道:“让我进去吧!我要见阎长官!我母亲的眼睛都要哭瞎了,我一定要找到我弟弟啊!”

院子里正在干活的工人听到了门口的动静,纷纷跑过来围观,一个小脚老太太从人群中走出来,对卫兵说道:“浑小子,人家来找弟弟,为啥不让进?”

说完,老太太就拉起了跪在地上的男子,转身带着他走进了宅邸,来到了会客室。

“又文呐,有客人找你,娘给你领来了!”

男子一听这话,连忙跪地谢恩:“您就是阎长官的母亲?太谢谢您了。”

不一会儿,阎又文就来到了会客室,男子急忙站起身,谦恭地自我介绍道:“阎长官,我叫张治公,前几天咱们在长官部见过,您还记得吗?我托您帮忙找我弟弟。”

阎又文点点头,转身对母亲说道:“娘,我们说点事,您先出去吧。”

母亲前脚一走,男子的神情立马就变了,他紧盯着阎又文双眼,低声说道:“你就是阎又文?”

阎又文被男子的态度弄得有点不知所措,茫然地点点头。

“你是山西荣河人?”

阎又文回答:“是。”

男子跨前一步,趴在阎又文身前,咄咄逼人地问道:“你是山西大学毕业的吗?”

见对方如此态度,阎又文立马警觉起来,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得到了阎又文肯定的回答,男子长舒一口气,一把握住了阎又文的手,说道:“阎又文同志,我是延安派来的,党中央让我来找你。”

听到这话,阎又文的内心瞬间就紧张起来,他疑惑地打量眼前皮货商装扮的男子,分析他话语的真假。

男子立马解开外套,从贴身衣服中取出一封密信,递给了阎又文。

阎又文接过来一看,神情立马激动起来:“这,这不是潘纪文的字迹吗?”

男子肯定地点点头。

阎又文激动地一把握住男子的手,眼含热泪地说道:“你来得太好了!这么多年我就盼着这一天呐!”

什么?傅作义的贴身秘书、国民党内部饱受器重的高官阎又文,竟然是共产党人?

图|青年阎又文

原来“七七事变”那一年,刚从学校毕业的阎又文有感于国家危难,决心弃笔从戎,于是他带着9名同学西渡黄河奔赴延安。

结果刚到西安,就花光了盘缠,焦头烂额之际,正好遇到了老同学樊长荣。

当时樊长荣在帮傅作义的部队招募青年学生,急需人手,部队随后会途经延安去临县。阎又文思索再三,决定先跟着部队走,到了延安再做打算。

到达延安后,阎又文又遇到了曾经的老师徐冰,徐冰了解他的经历后,建议他继续留在傅作义部队,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做贡献。

阎又文二话不说听从了老师的建议,来到了傅作义的军政干部学校学习,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后,阎又文以出色的成绩毕业,并且出任了傅作义主力部队35军团政治部主任。

傅作义非常欣赏阎又文的人品和才能,拜托他组建一支政工队伍,阎又文当即写信给延安,调来100多人进入了傅作义部队,潘纪文出任中共特派员。

1938年,身在傅作义部队的阎又文,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5年年底,陕甘宁边区保卫处派人到绥远傅作义部队寻找阎又文,这才发生了“找弟弟”的情景剧。

延安特派员再三叮嘱阎又文:“建立秘密单线联系,不允许和任何地方党组织发生关系,搞清傅作义的实力和国民党战略动向,了解蒋介石和傅作义之间的所有往来。”

在国民党阵营潜伏这么多年,阎又文以为党组织早就把他忘记了,正想办法怎么和组织取得联系,没想到组织依旧记得他的存在,这让阎又文内心倍感温暖,对他这样的情报人员来说,最难熬的就是潜伏在敌人心脏却又没有任务,只能一直等待、等待……

收到任务后,阎又文整个人都活了过来,这颗被闲置了多年的“棋子”,终于开始运转了!

图|阎又文

二、全军转载,奇文共赏

1946年,国民党公然撕毁国共两党达成的停战协定,大举进攻解放区,主动挑起内战。

晋察冀军区解放军即刻展开反击,发起大同战役。蒋介石见大同情势危急,当即派遣傅作义率军进攻蒙古重镇集宁,企图通过这种方式减轻大同压力。

傅作义兵行险着,很快拿下卓资山,攻入集宁城,解放军打援失利,被动撤退。

集宁之战傅作义偶然取胜,双方都造成了惨重的损失,但是鲜有胜绩的国民党将这次来之不易的胜利看得十分重要,命令傅作义起草一封致敬毛泽东的公开电,鼓舞国军士气。

傅作义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文笔极佳的阎又文,要求阎又文要在文中明确地向毛泽东、蒋介石和美国三方表明国军的态度和主张。

好家伙,这下阎又文可为难了,自己身为共产党人,怎能写这样批判我党的文章?但是身为潜伏在敌人阵营的国民党高官,他又不得不服从命令。

知道阎又文为难,周恩来亲自下达指示:“写,这封信一定要写!还要骂得狠一些!要让傅作义和国民党官兵得意忘形,要让共产党的指战员看到后,恨不得把敌人一口吃掉!”

得到周恩来的指示,阎又文也算有了主心骨,提起笔来写下洋洋洒洒几千字的“檄文”。

9月20日,《奋斗日报》刊登了阎又文亲自撰写的《致毛泽东的公开电》,通篇用讥讽、嘲笑、揶揄的口吻痛骂毛泽东和共产党,还大肆嘲讽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贺龙部、聂荣臻部。

也许是嫌事情闹得不够大,第二天,国民党南京《中央日报》又转载了这篇文章,标题为“傅作义电劝毛泽东希接受教训,放下武器参加政府促进宪政”。

没多久,这篇檄文就在解放军部队中传播开来,每一个看过这篇文章的解放军无不愤慨,朱德看过后,也拿着这篇檄文对西北野战军的领导说道:“对连以上的干部宣读,这是激将法。人家骂我们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也不过如此!”

说完这句话,朱德狠狠将报纸扔在地上,怒火难消。

毛泽东笑着拿起报纸,仔仔细细看过后,说道:“我倒觉得写得很好。告诉《解放日报》,这篇文章全军转载,奇文共赏!”

最终,这篇痛骂毛泽东和共产党的文章被传播了出去,竟然起到了非常正面的积极作用,大大激发了解放军将士的斗志!

图|毛泽东

唯一可惜的是,撰写这篇檄文的阎又文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电文一经公开发布,曾经的故友也和他断绝了往来,组织里的部分战士和干部也对他产生了很深的误解。

但因为隐蔽战线的特殊性,阎又文不能站出来解释,种种误会和冷漠,他只能在心里自己承受。

1947年12月,傅作义出任国民党华北剿匪总司令部司令,麾下60万精兵,成为了华北地区的“封疆大吏”。

兵权在握,傅作义不甘心就这样成为“蒋家王朝”的垫脚石,便开始暗暗发展自己的势力。

他的贴身秘书阎又文也被委以重用,除了以前的职位外,还出任了华北剿总办公室副主任、新闻处处长和新闻发言人,不仅是傅作义的心腹,还成了国民党内部举足轻重的风云人物。

1948年,辽沈战役爆发,蒋介石亲自飞往北平,妄想拯救东北败局。

李克农当即联系到阎又文,指示他尽可能搜集傅作义相关情报,国民党华北地区军事力量和作战计划,调查时间为两周。

没想到,阎又文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搜集到了所有情报,并通过自己对傅作义的了解,透彻分析了傅作义大军的政治动向和军事打算。

以阎又文提供的情报为基础,辽沈战役很快就取得了胜利。

战斗结束后,蒋介石在南京召开军事会议,要求傅作义撤到江南。傅作义在华北一带奋斗了这么久,怎甘心就这样离开?

最终,在阎又文和傅作义的共同努力下,两人留守北平,阎又文向党组织详细报告了傅作义在张家口、北平、天津一带摆下的500公里“一字长蛇阵”。

根据这份情报,东野提前结束休整秘密入关,并于12月正式发起平津战役。仅用一周时间,就将傅作义打得溃不成军,只留下求和一条路。

解放军兵临城下,傅作义无路可退,只能主动求和,但他依旧顾虑重重,阎又文根据当前形势对傅作义展开了心理攻势。

“长官,南下投蒋也不是明智之举啊,我们并非嫡系,华北失守,委员长定不轻饶!”阎又文苦口婆心地劝道。

“唉,我又怎能不知其中利害!”傅作义叹道。

“如今咱们被华北百万大军包围,若固守,只怕北平文化古城荡然无存,您将成千古罪人,眼下只有和谈一条出路!”

阎又文的肺腑之言触动了傅作义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但和谈一事事关重大,傅作义还是打不定主意。

阎又文察言观色,发现傅作义内心开始动摇了,即刻请来傅作义的同乡好友和恩师同窗,纷纷做他的思想工作。

三次谈判后,傅作义终于在《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上签字,不战而屈人之兵,在阎又文的多方努力下,北平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终于迎来了和平解放!

图|北平和平解放

1949年3月,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召开后,决定以“绥远方式”解决绥远问题,也就是保留大部分国民党军,并将这部分军队改编为解放军。

为了实现绥远方式,中共中央派出贺龙组建了包括李井泉、潘纪文、傅作义、阎又文等人在内的绥远问题协商委员会。

“白皮红心”的阎又文终于有了和共产党人并肩作战的机会,他全身心投入了绥远起义的谈判。

太原、大同解放后,国共双方达成协议,在《绥远和平协议》上签字,但是苟延残喘的国民党政府,即便签了字依旧千方百计想要破坏协议的实行。

阎锡山一方面任命董其武为西北军政副主官,一方面又命令他率部西撤宁夏,刺激部队军官和士兵逃跑。董其武拒绝后,阎锡山就停发了他的一切军政费用和补给,无奈之下董其武向傅作义求援。

傅作义紧急找来阎又文商量,阎又文分析道:“绥远情势危急,只怕董其武一人难以应付,须得先生亲自去,才能解决问题,但绥远毕竟属于国统区,此行非同小可,我们必须先请示中共中央和毛主席。”

傅作义点点头,写了一封长信寄给毛主席,两天后,毛主席约傅作义等人到中南海谈话。

8月初,阎又文陪同傅作义前往中南海丰泽园见毛主席,见到毛泽东的那一刻,阎又文险些控制不住情绪,毛泽东语重心长地对傅作义说道:“宜生,只能亲自麻烦你同邓宝珊先生去绥远走一趟。”

随后毛泽东又转头对阎又文说道:“你也一同去,都去,有好处。”

阎又文用力地点点头,颤抖着声音回答:“一定完成任务,请主席放心。”

极为普通的一句话却有两层含义,毛泽东明白,也看着他用力地点点头。

8月20日,傅作义、阎又文、邓宝珊一行人带着毛泽东的亲笔信,抵达绥远。傅作义一下车就接见了军政要员,并检阅了部队,又给官兵发放了慰问金,送上了毛主席的关怀。

毛人凤知道傅作义的这一系列操作后气得吹胡子瞪眼,派出党通局特务张庆恩“就地刺杀”傅作义,正好,阎又文撞见了来势汹汹的张庆恩,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赶紧对卫兵大声嚷嚷:“张处长来了,快去报告总司令。”

然后又将张庆恩请到了会客室拖延时间,准备妥当后,阎又文才将张庆恩引到了傅作义的办公室。

没想到一进门就尴尬了,傅作义的办公室里坐着许多国共两党要员,十几双眼睛都盯着张庆恩,再加上门外戒备森严的卫士,张庆恩压根没有下手的机会。

众目睽睽之下,张庆恩强装镇定掏出几份国民党广州政府的电报交给了傅作义,傅作义收下后,见张庆恩还不走,假装若无其事地问道:“还有何指示?”

张庆恩无奈地摇摇头,红着脸尴尬地走出了院子。

9月19日,绥远军政各界、各族代表在包头银行礼堂举行了绥远和平起义通电签字仪式,董其武公开宣布脱离蒋介石反动集团,率领6万余人举行起义,绥远宣告和平解放!

北平和平解放、绥远和平解放都离不开阎又文提供的情报和付出,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为革命胜利呕心沥血、默默奉献的“暗线英雄”,却被世人误会为国民党的反动敌人!

图|阎又文代表傅作义在《绥远和平协议》上签字

三、他是成功打入敌人内部的红色特工

1996年,一部以和平解放北平的红色谍战剧《第二条战线》上映,这部电视剧一经播出就广受好评。

然而,电视上映没多久,就受到了《北京日报》的点名批评,原来这部电视剧中的一个大反派并不是敌人,而是成功打入敌人内部的红色特工——阎又文!

弥留之际,阎又文曾给家人留下一句遗言:有事情找组织!

这句话,家人一直没有想明白到底有何深意,如今想来不禁令人动容。

当时,中央社会部一室主任罗青长看到了《第二条战线》这部电视剧,作为当年事件的知情人,他亲自证明了阎又文的身份,又特意写文刊登在了《北京日报》上,阎又文的身份才得以公开。

得知父亲是共产党员,阎又文的子女激动地哭了出来,尤其是小儿子,此前报名参军因为父亲扑朔迷离的身份一直没有通过政审,如今终于可以实现自己的参军梦了。

其实这些年来,阎又文的子女一直在寻找父亲生前的资料,想要搞清楚父亲的真实身份。

图|阎又文和家人合影

1993年的夏天,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刘光人遇到了昔日的同事,聊起了阎又文后人在寻找阎又文过去档案的这件事儿,没想到这名同事就是当年那个假扮成皮货商去阎又文宅邸找弟弟的男子,名为王玉。

王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4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事情差不多也可以公开了,你务必要帮我联系到阎又文的子女啊,我有话对他们说。”

可此事事关重大,刘光人只能先带着阎又文的子女去找罗青长,请求公开当年的秘密。

六个月后,阎又文的孩子通过单位收到了一份秘密公函,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父亲阎又文入党以来的记录档案。

入党时间是1938年,所谓的“傅作义秘书”、“国民党上将”等身份都是他潜伏于敌人内部为我党搜集情报的护身符。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阎又文毫不犹豫奔赴前线,在危机四伏的战场上英勇战斗,上天十分眷顾这位无名英雄,阎又文毫发无伤凯旋回国,并且开始从事文职工作。

可惜,长期高强度的工作和压力,早已压垮了这位英雄的身体,1962年,阎又文重病去世,年仅48岁。

去世后,阎又文的尸骨被葬在了八宝山公墓,但是由于他生前身份特殊,不能随意公开档案资料,因此阎又文的墓碑上只有简短的“阎又文之墓”几个字,难免引人猜疑。

后来,阎又文生前为傅作义工作的事情被公开,一时间阎家子女成为了众矢之的,不少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子女的生活和事业也因为父亲的身份遭受到了巨大影响。

好在如今父亲的身份终于大白于天下,没想到竟然是共产党的大英雄,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不过对孩子们来说,他们已经习惯了前半生的低调,看淡了名利,只要能搞清楚父亲的真实身份就足够了。

回忆起小时候父亲的不告而别,孩子们不禁潸然泪下,在他们心中,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此刻也变得伟大光辉起来。

然而,像阎又文这样的“无名英雄”还有很多,也许倾其一生都没有得到过英雄的待遇,也许直到今天都没有公开过真实身份。

但如果让他们再选择一次人生,我相信,革命先烈还是会选择这样危险的“地下工作”,这便是伟大的共产党、伟大的共产党员。

人们常说,艺术来源于生活,电视剧里危机四伏的谍战,却远远没有历史中真实发生过的事件危险,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Powered by 购彩中心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